•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美母与老师被同学调教成母狗】第六章含暴力虐待,女班长调教女校长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1:03   

            第六章 被蹂躏的张艳霞下(妈妈的逆袭)
      就在刘斌还在纠结的时候,妈妈已经再一次被赵颖抓着头发提了起来。
      「知道撒谎的代价了吧?」赵颖边轻轻抚摸妈妈的伤口,边威胁着说,「知,
    知道了。
      「求求你,别用那个打我,好疼,现在像火烧一样。」妈妈回过头含着泪水
    可怜兮兮的看着赵颖。
      「骚姐姐,别害怕,只要你乖乖的,就不会挨打了啊。」赵颖歪着头,撩着
    妈妈的头发,充满爱怜的回答。
      「我乖,我乖的。」妈妈像个被家长教训的孩子一样的说着。
      「那么,你为什么会双手铐在这里呢?」
      「这个,这个,我……」妈妈唯唯诺诺的看了一眼赵颖,「我是被男朋友铐
    在着的,我们在玩游戏。他马上就要回来了。」
      妈妈仍然试图掩盖过去,毕竟说自己是被儿子的同学铐在这里的,她就真的
    要找地缝钻进去了。
      「男朋友?这么说骚姐姐还没结婚了?还是已经结婚了,再偷情?被情夫玩
    腻了,扔在这了?」
      「不,我,我没结婚。是男朋友。」
      「啪」的一声,「恩恩恩恩……」有了上次被打的体验,这一次显然妈妈已
    经尽了最大努力,让自己不要喊出声来。
      但是双膝第三次无力支撑身体的跪了下去,眼泪鼻涕都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再忍过了这一波强烈的疼痛之后,妈妈似乎已经条件反射的等待一只手来抓
    自己的头发了,但是这一次她错了。
      「啪」的一声过后,「呕呕呕!呃……啊」完全没有准备的妈妈在又被抽了
    一藤条之后,已经发出不像人的声音了。
      刘斌寻声望去,只见妈妈双手张开,任由手铐拽着两条胳膊吊在护栏上,身
    体已经全躺在了护栏旁。幸亏工业园没什么人,又是工作时间,这里也比较偏僻,
    不然恐怕这么大的动静,早已经引来人群围观。
      「骚货!你没结婚,婚戒是怎么回事?」其实赵颖早已经得到了妈妈全部的
    个人资料。但是仍旧用缜密的推理来征服着妈妈。
      「啊……呜呜呜。」妈妈似乎已经有崩溃的前兆了。仿佛一个惹祸后,撒谎
    被家长揭穿后的孩子般,躺在地上哭着耍起了无赖。
      赵颖反倒像个家长一样,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孩子,「起来!躺在地上像什么
    样子,衣服不都脏了吗?」教训孩子的同时,把手上的藤条对着空中呼呼的抽了
    两下。
      妈妈身体被吓的抖了一下,马上忍住了哭,挣扎的爬了起来。
      「爬栏杆上。屁股撅起来。」妈妈听话的爬了过去,但是头不听话的扭了过
    去,惊恐的看着赵颖,同时屁股一动一动的做着准备躲闪的动作。
      可赵颖却没有继续鞭打,而是搂住了妈妈,不断的轻轻亲吻着妈妈的脖子,
    一点点的嘴移到了妈妈的耳朵上,微微张开了嘴,轻轻咬着妈妈的耳垂,刘斌清
    楚的看到妈妈似乎有些发情,闭着眼睛在享受着,已经开始轻微的呻吟。
      张艳霞也不确定自己是真的被眼前这个恶魔女孩征服后的发情,还是怕再挨
    打而故意配合对方。
      「宝贝,你刚才最先看到我的时候,用谎言企图欺骗我的时候,有没有在心
    里骂过我啊?」赵颖贴近妈妈的耳朵轻轻的问道,双手风衣的后面进入风衣里面
    在妈妈的身上不断的游走,问完话后继续亲吻着妈妈,双手已经游走到了妈妈的
    胸前,一左一右的把玩着两个硕大的奶子。妈妈此时闭着眼睛,倒进赵颖的怀里,
    享受着赵颖的玩弄。
      「没……」妈妈轻轻吐着气,边轻轻发出嗯的声音,边机械的回答着。
      赵颖的一只手默默从风衣里出去,接过了狗子递过来的藤条,「呼」的一声,
    妈妈被这熟悉的声音惊醒,已经完全从刚才享受的环境里挣脱了出来。
      站的笔直,双腿甚至有些颤抖,「呼」又是一声,赵颖接连对着空气挥舞着
    妈妈心里噩梦般存在的藤条。
      「有,有,有骂,有骂。」惊慌失措的妈妈回答着赵颖。
      「这才乖,小宝贝,骂的是什么呢?」赵颖甜甜的继续问。
      「骂的,骂的,骂的……」妈妈低着头,这场景就像是惹祸的孩子在像家长
    坦白自己的罪行。
      「骂您是小,小,小婊子。」妈妈说着,低着的头,抬起来一点点,眼睛偷
    偷的看向赵颖。
      「还有呢?」赵颖脸色沉了下来,严肃的问。
      「还,还有,赶紧滚,滚,滚回家。让,让你男朋友……」
      「让男朋友怎么样?」
      「操。」妈妈小声回答完「操」字,看到赵颖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心理防
    线彻底崩溃了。
      径自跪在了赵颖的脚下,心里放弃了一切抵抗,却也感觉到这一下午一直没
    有的轻松感。
      之前的躲躲藏藏让妈妈身心憔悴。妈妈抬起头,想看看赵颖现在的态度,赵
    颖看到妈妈抬起了头,抬手就是一个耳光,「贱货,女王是你可以直视的吗?」
      赵颖斥责着跪在自己脚下的美女。
      「是,贱货知错了。」
      妈妈对于耳光竟无动于衷,似乎是天经地义被打一样,然后顺从的低下头,
    看着赵颖的双脚。妈妈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个已经完全征服了自己的女王,身高
    比自己只矮了一点,也许是长的高的缘故看起来像有17。8年纪,不过似乎又
    没那么大,光着脚穿着一双aj鞋,看来家境不错。
      腿上只有一条jazz队的运动短裤。完全没有勇气去仰视女王上身的穿着
    和长相。
      「贱母狗,你是被什么人铐在这的?」
      「回女王话,母狗是被母狗的儿子的同学铐在这的。」妈妈对自己的称呼,
    完全顺延这赵颖的要求在做着改变。
      「那母狗的儿子多大啊?」
      「回女王,母狗的儿子今年13岁了,上初中一年级。」
      妈妈此时完全无脑的说着实话,越说越被自己的淫荡打动,两条跪着的大腿
    上已经湿了一片,低着头看到刚才打的她痛不欲生的那根藤条,在女王手里似乎
    充满魔性一般,幻想着女王拿那根藤条继续调教自己。
      「卧槽,介尼玛够骚的,挺大的人勾引13岁孩子,也忒他妈不要脸了。骚
    爷,介货你也得着?」那男的终于开口说话了,张艳霞虽然听不太全懂,但是也
    猜个八九不离十,好像这个男的叫自己的女王少爷,可眼前这明明是个女的啊,
    而且好像他觉得自己不配给女王做奴婢。
      「这种没几分钟就调教成母狗的浪货,我都没兴趣玩第二次。看意思,你有
    点想法啊,赏你了。这种货太贱了。劝你偶尔玩一次换换口就得了。」
      「不,女王陛下,奴婢会让您满意的,给奴婢次机会吧。」妈妈被赵颖的态
    度彻底征服了。
      主动趴下去舔赵颖的脚。却被赵颖一脚踹开,狗子老实不客气的,过去扒开
    妈妈的风衣,扛起妈妈的双腿,让妈妈的下身成V字形。妈妈这才看清,这个肥
    猪一样的光头纹身男,哭着说「不要,不要,女王别让他碰我,我只属于您,求
    您别不要我。」
      妈妈这就被赵颖征服了吗?刘斌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其实这对于赵颖来
    说,完全在意料之中,像张艳霞这种女强人,要相貌有相貌,要气质有气质,要
    才干有才干,要身材有身材肯定在男人中,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所以对于追捧,奉承是家常便饭,并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对于被人俯视却
    比较好奇,甚至有些渴望被人征服般的俯视。
      开始的调戏,和鞭打只不过是为了扒掉张艳霞的自尊,之后的唾弃,视之如
    草芥,就好像她过去对待那些奉承自己的人那样,反倒让张艳霞感受到以前从未
    有过的感觉,那种仰视别人的感觉。于是她看似不可思议,实在意料之中的对赵
    颖这个同性有了强烈的渴望被征服感。
      张艳霞边哀求赵颖,边尽力把屁股压在地上,让狗子无法得逞。狗子毕竟是
    个老粗,根本不懂怜香惜玉,看到妈妈对他的态度,早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又看
    到妈妈把阴门按在地上,索性,把右手中指伸出来,捅到妈妈的逼里,像提兜子
    那样,网上提妈妈的阴户。
      「啊!坏掉了,坏掉了。」妈妈疼的胡言乱语,倚靠背的力量在双手吊在护
    栏上,双脚被抗在这个肥猪肩上的情况下,尽力抬起屁股来减轻疼痛感。
      「我坏掉了,坏掉了。」妈妈一遍痴痴的重复着,一遍向赵颖投以求救的眼
    神,但换来的只是冷淡及鄙夷的回复。
      「你这种货,坏了就坏了,又不可惜。」
      「啊!」随着肥猪的手指拔出,妈妈竟然潮吹了,被羞辱的快感在被狗子刺
    激之后,彻底爆发了高潮。
      潮吹过后的妈妈,像一摊烂泥一样堆在地上,仅存的理智让她尽量保持形象,
    别太淫荡,而这样做并不是因为尊严,而是希望赵颖别太瞧不起自己。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刘斌实在太害怕那头肥猪玩死妈妈准备冲出去的时
    候,好像他们的剧烈举动被路人发现了。刘斌吓的坚硬的下体瞬间软了下去,妈
    妈被发现了,这怎么办。
      「你尼玛少管闲事。」狗子骂道。
      「你们怎么我女朋友了?」是李刚,刘斌松了口气。桥上的几个人是在演戏,
    刘斌自然清楚。
      这里只有张艳霞是观众。
      「你女朋友,哈哈。这个烂货原来是你铐在桥上的。可惜她已经被我玩烂了。」
      赵颖听到李刚的话嘲笑着说,头转向摊在地上的张艳霞,「母狗,说谁是你
    主子?」
      「女王,女王别不要奴婢了,奴婢不犯贱了,奴婢以后矜持点。」似乎有些
    神志不清的妈妈听到赵颖的呼唤,马上丧失理智一样的回应。
      李刚似乎都有些被眼前的情况震惊了,惊讶的眼神马上又变成敬佩。
      「不过你放心,这种货色,我玩一次就够了,还给你了。我们走。」
      赵颖拉着狗子走下桥,经过刘斌藏着的地方的时候,狗子不满的说「骚爷,
    说好了,让我玩玩的,介戏也陪你们演了,到嘴的肥肉没吃下去。」
      「狗子,你不懂了,你以为那骚货真的是死心塌地给我做M了吗?她就是那
    种你越上赶着,她越拿鼻孔看你,你越不把她当回事,她越上赶着的人,今天我
    要是收了她,没2天,她就腻了。你看她今天这样,其实只是不能接受自己被人
    抛弃的现实,想着再追回来而已。咱们得放长线掉大约,以后还怕没肉吃?」
      赵颖给狗子上着课,「诶,对了,你不是也用手指把她干潮吹了吗?哈哈,
    算过瘾了吧。」
      「哈哈哈,还是骚爷会玩,我什么都听骚爷的,肯定不会吃亏。那一手指进
    去,我差点跟着她一起射了,嘿嘿。」
      狗子停顿了一下后好奇的问「可是,那孙子为什么会把这货给您呢?」
      「因为他又件事要我帮忙,这个女人只是他给的酬劳。嘿嘿,别小瞧这个李
    刚,他野心不小。」
      「下这么大的本,看来这小子要骚爷办的事肯定不小。」两人又说了些什么,
    可是因为越走越远,刘斌就什么都听不到了,大概应该是在谈李刚求赵颖办的事
    的细节。
      不过刘斌听到赵颖的话后,暗下决心,一定要阻止她们,不管李刚的要办的
    事是什么,都绝对不能让妈妈变成她们饲养的母狗。
      桥上,李刚解开妈妈的手铐,扶着妈妈上了车,妈妈全身的衣服都已破烂不
    堪,好在上班的那套衣服还在车里。李刚让妈妈还上了职业OL装,又重新梳了
    梳头,补了妆。妈妈总算恢复了点精神。毕竟李刚也怕死,一会还要坐妈妈的车。
      赵颖对妈妈的调教进度,超过了李刚的想象,现在李刚坐在车里反倒有些尴
    尬,现在去命令妈妈,又怕妈妈不听,那就威信扫地,以后没的玩了。
      「今后你想怎么玩我都行。但是必须答应我,弄清那女的是谁,我要让她离
    不开我,让她知道,随便抛弃我是错误的。」妈妈直勾勾的看着前面,傲然道。
      「你都是别人的母狗了,我再玩你,有什么意思。」李刚也有李刚的尊严。
      妈妈扭过头妩媚的看着李刚「刚哥,人家刚才只是痛恨她抛弃人家,故意演
    戏想让她回心转意,她真要人家了,人家马上踹了她。还没有人抛弃过我,男女
    都没有。」
      妈妈伸手解开李刚的腰带,「那小娘们,哪有你这么个大家伙啊。刚才这一
    下午因为你把人家折腾成这样了,你总要补偿一下吧。」
      李刚的座椅被妈妈按成了平躺,妈妈一翻身从驾驶位骑到了放倒了的副驾驶
    座椅上,双腿夹在李刚的腰两侧。李刚双手扶着妈妈的两条肉丝腿。腰上一用力,
    插进了妈妈送过来的肉洞里。
      只听见妈妈嘤咛一声,双手解开自己的西服扣子撩起里面的白色小衫。抓住
    李刚的双手按在了自己的两个大奶子上,嘴上说着「用力抓,用力插,用力,用
    力。」李刚被眼前的这个同学的妈妈弄的有些蒙了。但是他的鸡巴告诉他,遇到
    这种情况先操了再说。
      「用力,用力。」妈妈似乎是在李刚身上发泄对赵颖的狠。
      妈妈骑在李刚的身上,上下坐着,又用手抓住李刚的双手,就像两只手拿着
    两个拍子一样,左右打自己还是白色的那个乳房。「刚哥,刚哥,把这个也打成
    紫色,来,来。霞妹两个奶子都要紫色的,紫色的好看。」
      李刚吓的有点要阳痿了,难道这个女的精神有问题,还是刚才被赵颖玩出了
    什么问题。
      看到李刚有点愣神,妈妈怒道「操你妈的,下午那野性哪去了。」说着竟然
    给了李刚反正两个耳光。
      被打醒了的李刚,挣脱了妈妈的双手。
      「你个老骚货,你让我打你奶子,我就打你奶子?」
      妈妈显然没想到李刚也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李刚挣脱了的双手,没有按自
    己的要求去抽打她的奶光,反而抱住了自己,把自己抱倒在他的怀里。因为是妈
    妈屁股对齐李刚的腰,再加上双方身高的差异,妈妈倒下后并不是和李刚嘴对嘴,
    而是刚好奶子对着李刚的嘴。
      李刚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在妈妈白嫩的奶子上,顿时留下了两排整齐的红
    紫色牙印。
      「嗯!」妈妈疼的轻哼一声,表情上却显得极其满足。
      主动蠕动着上半身,把奶子往李刚的嘴里填塞。李刚一口一口的像咬馒头一
    样的用力的咬着,一下比一下用力。没一会妈妈的奶子已经满是牙印,有些地方
    甚至微微的渗出血来。
      但是妈妈却一脸满足,「嗯啊,嗯啊的」轻哼着。
      「刚哥,你的好大,好大,插的妹子好爽,啊!来了,来了。啊……」妈妈
    的淫水喷满了副驾驶。
      「够了,够了,别咬了,有点疼了。」高潮过后的妈妈,把逼门从李刚的大
    家伙上拔下来,继续瘫软在李刚身上,奶子还在李刚嘴边。似乎今天已经尽兴了。
      「霞妹,你这是干什么?这就不行了?就这本事,还吹让那女孩离不开你?」
      李刚显然还没有任何射精的征兆。
      「不是嘛,不是妹妹功夫差,实在是这一下午太激烈了嘛。你想办法把那女
    的弄出来,我一定把她拿下。」妈妈撒娇这说。
      「可是我不认识她啊。」李刚随口应付着。
      「少来,你个毛都还长齐的小崽子,想骗老娘?本来老娘确实没发现,但是
    你刚才出现的时候跟她交换眼神,你当老娘真没看见啊。就是想跟你们玩玩才陪
    你们表演到现在。」
      李刚一惊,手不自觉的从妈妈的背上松开。妈妈撒着娇,不满的抓着李刚的
    手又强迫他抱着自己,李刚就这样被动的抱着妈妈,陷入了沉思。怀里这个女人
    不简单,可不比那些涉世未深一直在象牙塔里的女老师。
      这一下午,到底是我玩了她,还是她玩了我。
      赵颖到底有没有一瞬间真的把她征服过。
      看着怀里有些深不可测的女人,李刚突然将妈妈猛的往副驾驶座位的脚踏板
    用力按下去,自己的身体向上拔起,直到妈妈被按的跪在了副驾驶座位前面,脸
    正对着李刚还有些坚硬的鸡巴,妈妈配合的发出「嗯,嗯」的声音,「刚哥,不
    要,好脏的,霞妹从来不用嘴……哦,喔。」
      没等妈妈撒玩娇李刚腰部一挺硬生生的把大家伙直接插进妈妈的喉咙里。双
    手紧紧卡住妈妈的脖子,腰部用力的往里猛戳,每一次的插入,都把没入根部。
      妈妈并不是完全被动的迎合,非常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小男孩知道真相后,
    这事在报复式的发泄,自己绝对不能一味被动承受,经验老道的张艳霞,在李刚
    插入喉咙的时候,闭注气,用力咽口水,李刚哪里经历过这种熟妇,没几下,竟
    然感觉自己要不行了。
      索性不再挣扎,一下一下的边做着冲刺,边吼道「贱婊子,没有你他妈也配
    玩老子,还不是得把老子的精液全吃下去,吃,吃。全吃下去。」随着张艳霞一
    次用力的吞口水动作,喉咙死死卡住李刚的龟头,再也坚持不住的李刚把龟头拼
    命推进张艳霞的喉咙深处。
      半分钟左右的精液直接注射到胃的过程结束后,已经憋的翻白眼的妈妈终于
    熬的李刚的下体萎缩,喉咙才得到解放。因为深喉射精的缘故,妈妈吃了半分钟
    的精液,嘴里却什么都没有。脑袋无力的耷拉在李刚的胯下,身体仍然保持跪着
    的姿势。
      「你还是在装被蹂躏的痛苦吧?其实心理爽爆了吧。把老子只当个自慰棒是
    吧?来,继续,老子看你装到什么时候。」李刚边说,边揪着妈妈的头发,把跪
    着的妈妈用力拉向后排座椅,因为妈妈放到了副驾驶座椅的,所以李刚不用翻越
    靠背就可以到达后排。
      妈妈早已经没了力气,只能垂着双手,任由李刚施为。很快,妈妈的就爬在
    了刚才李刚躺着的地方,头在后排座椅的座位上,身体趴在副驾驶座椅上,李刚
    则蹲坐在后排座椅的另一侧。伸手通过驾驶位的控制器打开了副驾驶侧的车窗。
      妈妈听到车窗打开,慌张的冲李刚说「刚哥,我不不是在装,是真怕,求你
    了,关上窗户,我再帮你口好吗?你要几次都行,我真怕被人看到。」
      「我呸,你是喜欢被人看吧?巴不得有人看你吧,不用配合我,来把逼放外
    面让人欣赏欣赏。」李刚边说边把妈妈的双腿往车窗外面推,妈妈恐慌的双手扒
    着座椅尽力不让身体出去。
      但是力气终究小了一些,很快两条小腿就被李刚推了出去,可是李刚也已经
    把力气消耗的差不多了,双方就这样僵持着,一边也不能把腿抽回来,一边也没
    法继续往外推大腿很阴户。李刚索性伸手推了一下控制器,车窗唰的开始自动关
    闭。可怜妈妈两条穿着肉丝小美腿被关在了车外,高跟鞋早已在挣扎中踢掉了。
      「啊!疼,车窗卡住我的腿了。疼。快开打,放我的腿进来。」妈妈的腿被
    车窗卡住之后说。
      李刚完全不顾妈妈的请求,愤怒的掀起妈妈的职业裙,推到腰上,本来就被
    妈妈自己扒下去的内裤和裤袜已经在膝盖上,李刚坐在妈妈的背上,妈妈全身只
    有在车外的两条小腿可以做挣扎动作,也只是胡乱的蹬着,如果这时有人经过,
    只凭这两条腿一眼就会看出,这是一个女人在被人强奸。
      李刚对着妈妈的屁股,反坐在妈妈的背上,双手用力扒开妈妈的屁股。一朵
    棕色的菊花暴露在了空气中。
      李刚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并排插了进去,然后毫不怜悯妈妈的哀嚎把整个
    手指捅了进去,还不解恨的李刚,竟然在里面旋转着自己的三根手指。
      「刚爸爸,小刚爸爸,亲爸爸。」妈妈疼的已经不知所云的喊着爸爸。
      两条腿在窗外先是做弹射的动作,一跳一跳的,后来干脆伸的笔直,明显看
    出在忍受着强烈的痛苦,虽然妈妈因为幻想被人虐待的原因,经常用很大的按摩
    器偷偷自慰自己的肝门,但是三根手指的力度也超过她平时的尺寸。
      「怎么了?配合的真逼真啊。阿姨可以去演AV了,影后级啊。」
      李刚似乎报复心理得到了些满足,已经有心情调戏妈妈了,「是不是要求我
    别插你屁眼,说可以帮我口,多少次都行?哈哈,我懂,你这是喜欢被插屁眼,
    故意刺激我,在你眼里我就是个自慰器。放心爸爸会好好照顾你的屁眼的。」
      「不,不是的,爸爸,亲爸爸,您怎么玩女儿的屁眼都行,只是,只是,女
    儿求爸爸,先,先去女儿的逼里挖点水出来,润,润滑一下。疼,疼的要裂了。」
      张艳霞疼的眼泪鼻涕一起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气消了一些的李刚,也有些害怕把这个女人玩出毛病来,拔出了手指,把妈
    妈的双腿放了进来。但是不许妈妈去拿鞋,就把鞋扔在了原地。
      回去的路上,妈妈问道「你跟那个女les到底什么关系啊?」
      「他是我和刘斌的同学,是我们的班长,同时也是我磕头结拜的大哥。」李
    刚摸着妈妈的大腿说着。
      很快车驶到李刚家小区附近,「刚哥,这次的那些衣服怎么办啊?」妈妈又
    恢复了女m的样子害羞的问。
      「扔掉吧。都烂成那样,也没穿了,」虽然妈妈故作娇羞,但是了解到真相
    的李刚,征服感已经荡然无存。
      「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演戏啊?」李刚尴尬的笑了笑问。
      「嗯……在我家的时候有啊,当时我都被你的气势征服了。还有在仓库,人
    家都被你吓尿了。但是游戏一结束,我就还是我了。小家伙你还是不行呢。」妈
    妈调笑着,呵呵的笑着。
      「你们的班长真强,对她现在还是有点感觉呢。在桥上不知道她跟你认识,
    被她追问的时候……哎呀,嗯……」妈妈身体在安全带的束缚下,突然屁股尽力
    离开座椅,双脚向前伸直,下体喷射出大量的淫水,把新换上的上班时的肉色丝
    袜和内裤都打湿了。
      原来在在听到妈妈说「小家伙」的时候,李刚为了报复,一直摸着大腿的手,
    伸进裙子里拨开了内裤,用力捏了一下妈妈的阴核。
      而当时妈妈正在回味被赵颖调教的过程,根本没注意李刚的动作,本来已经
    进入状态的妈妈被突然的刺激阴核,就这样瞬间又一次高潮了。
      李刚也不由得佩服起自己的这位结拜大姐或者叫大哥。眼前的这个妖女,光
    想一想她,都能达到高潮的边缘。而自己却感觉自己是被这妖女玩弄的那个。
      「不行,不行,不能想,想想都会高潮。」妈妈高潮瘫痪的躺在座椅上,侧
    着头重重的喘着气边享受高潮的余温,边好像自言自语的对着李刚的脸说着。
      似乎是故意在告诉李刚,好好对比对比,实力差太多了,你还不行。
      「刚哥,想办法让她回心转意,我比她想象的还要好玩,帮帮我。」
      妈妈的手握住了李刚的手,像是在恳求「她同意了,就给我电话,带我去找
    她,或者我自己去找她都行。」
      李刚听到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自己被甩了,她同意了给你打电话,那平时就
    不要打电话了吗?
      「呃……嗯,嗯,那平时就……」李刚第一次在妈妈面前有些惊慌失措。
      「哎呀,阿姨也要养养伤嘛,都被你玩成这样了。」妈妈撒娇的说着,显然
    还是很会给男人留面子的,但是李刚当然听的出弦外之音。
      在李刚讪讪的下车回家之后,妈妈径自开车回到家,到了车库给刘斌打了电
    话,是希望确认是不是比自己先回到家了。
      「妈妈,我一会就回去,5点左右应该大家。」张艳霞看了一眼车上的石英
    钟,4点30分,还来得及赤着脚上楼,洗个澡,涂一下药水,心想,幸亏小斌
    没在家,要不然鞋去哪了就不好解释。
      刘斌故意磨蹭到5点回到家,张艳霞已经洗完澡,穿着一套完全不透肉的睡
    衣,长袖的衣服,长睡裤。
      刘斌当然知道这是妈妈在掩盖伤痕,看来妈妈已经完全被李刚他们调教成性
    奴了。
      刘斌并不知道妈妈与李刚在车里的对话,其实张艳霞大部分时候是追求快感
    才故意配合李刚的,虽然偶尔也因为李刚等人的过火有些许后悔,但在张艳霞的
    角度她是玩了李刚的。
      而刘斌完全把情况估计反了,以为妈妈会对李刚有求必应,随叫随到。其实
    妈妈已经对李刚下了「逐客令」,现在她的猎奇心理,只想找赵颖,感受她的调
    教技术。
      第二天早上6点30分,学校天台。
      「大哥,还是你看人准,要不是你吊着那老逼的胃口,咱们就反被她玩腻了
    抛弃了。」说话的人低着头,好像斗败的公鸡。
      「兄弟,你这次只是大意失荆州,不要自责,只要我还吊着她,不怕没机会
    彻底拿下她。这样的女人玩起来才有成就感,不是吗?」赵颖安慰着李刚。
      「可是她说的意思,明显是,我不帮她把你拿下,她就不见我了。这不是悖
    论吗?你去调教她一次,她感受过你了,咱俩都完了,我不帮她,她就不见我,
    这样咱们哪有机会拿下她?」李刚还是垂头丧气。
      「兄弟,她不让你联系她,你就想办法让她主动送上门来找你,不就得了。」
    赵颖帮李刚出谋划策道。
      「诶?!对,大哥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有注意了。」李刚一拍脑袋,顿
    时来了精神。
      「不过这事有个前提,咱们还要找条母狗来帮忙。」
      「于瑾?她被我玩的一天没来了,今天能来吗?」说起于瑾,赵颖迷之的骄
    傲着。
      「嘿嘿,倒是要于瑾出点力,不过重点不是她。,大哥您听我慢慢说……」
      办公室里,穿着一袭长裙,裸着脚平底皮鞋的于瑾收到一条微信,眉头一皱,
    抬头看向距离自己不远的郑英,发现郑英正斜眼看着自己。
      「郑老师,有什么事吗?」于瑾皮笑肉不笑的问,「没事,就是感觉,于老
    师今天穿这么朴素还能那么漂亮。」郑英口是心非的回答。
      两人心里互道一声「婊子」后各自拿着书准备去上早自习。
      「把上次听写发下去,和平时一样,错一个词的同学每个词都抄写10遍,
    错2个词的每个超30遍,错3个及3个以上的,每个超50遍,抄不完的就回
    家抄。」
      于瑾说完,随手像扔垃圾一样把全班的听写纸扔给了课代表李珊珊,「赵颖,
    你还有脸坐着啊?身为班长带头作弊,跟我去校长室。」看来于瑾伺候好了教育
    局长,要对李刚他们来一波逆袭啊。刘斌竟然有些得意。
      赵颖低着头走出了教室,于瑾也跟着走了出去。随手关上教室的门。「钥匙
    在你手里吗?」赵颖马上换了一副冷艳的面容。
      「是,是的。」于瑾紧张的回答。
      「前面带路吧。」两人竟然真的走到了校长室门前,只不过与往日不同的事,
    于瑾没有敲门,而是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校长室紧锁着的门。
      于瑾打开门后,自觉的站在一旁,似乎是恭请赵颖进门。赵颖迈着方步走了
    进去,不知道的还以为赵颖是真正的校长。
      校长室是个套间,外屋是办公室现在空无一人,里面是休息室,于瑾在赵颖
    进门后,跟了进去,随手把门关上锁好。
      马上跪在了赵颖脚边,从包里拿出一条狗链,自己戴好后,用嘴叼着手柄递
    到了赵颖手上。之后任由赵颖牵着往里面的休息室爬去。
      休息室大约30平方米,最左边里有一张精致的单人床,正中间有一组真皮
    沙发,真皮沙发的正前方是一台足有55英寸的A9G电视。
      从这布置可以看出校长是个穷奢极欲的人,光一台电视就有2万多元,放在
    自己个人休息室里。在床边一个明显比于瑾大了不少的女人,差不多半裸着,身
    上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皮质束胸和一双黑色高跟过膝皮靴,脚上穿着的居然是白色
    的复古吊带丝袜,丝袜的后面还有一条缝合线。
      不过除了这些,在她的身上还有一些其它的小玩意——一些让男人喷血的小
    玩意。女人的双腿被几圈黑色的胶带把她的大腿和小腿缠在了一起,这样一来,
    她的整个下半身,就只有膝盖可以着地,也就是说她身体至少一半重量压在膝盖
    上。
      不过万幸的事,给她打扮成这副模样的人还算怜香惜玉,在她的膝盖下面放
    了一个沙发上拿下来的真皮靠背,这样一来她的膝盖还不至于太痛,女人的脖子
    上被套了个像狗圈的东西,链子一直连到休息室天花板上段挂着的钩子上,并且
    尽力的拉高整条链子被拉的笔直,这样她就完全不能低头了,脖子也必须上扬,
    不然呼吸就不通畅。
      女人就一副淫贱像的高傲的昂着头,让人看了滑稽又可笑。
      女人的双手也被处理了,手臂被反剪在背后,绳子在丰满的胸部上方和下方
    各被缠绕了两圈,连同上臂紧紧的缠在一起,绳子绕到了背后,在两只肘部交叉
    绑了一道,将两只手臂紧紧的捆绑到一起,然后绳子转到她身前,在她高耸的胸
    部下方再捆两道。这样使她本来就挺拔的胸部,变得更加的大了。
      然后被拘束手套将她的双手给牢牢的套在里面,手套外面连出1根铁链,和
    脖子上的狗圈挂在一起,这样她的手臂是完全的动弹不得了。
      女人的口也没有被放过。里面被塞进了一只袜子,如果有人欣赏了于瑾厕所
    的激情表演的话,会发现,这知袜子竟是当时把于瑾操的死去活来的那一只。
      外面还有一个透明材料的环形塞口球!也许捆的时间很长吧,口水正从口球
    边慢慢浸出来,硕大的橡胶口球勒到了她的嘴上在脑后扣死。脸上也被套上了丝
    袜,眼睛部位被黑色的胶布缠绕了好几层,这样她口不能言,目不能视了。
      女人的身体一抖一抖的,下边已经有了一大滩水,赵颖看去非常确认那不只
    是淫水,里面还有尿液……她的屁眼里塞着一个淡紫色的东西,肉洞里则掉出两
    根细线,从这些露出的部分看那应该是一个肛塞和两只跳蛋,开关的控制器,被
    塞到了她的吊带丝袜的里面,这样就不会掉出来了她的后庭应该是被灌了东西了,
    虽然不知道被灌了多长时间,但是看她的表情,虽然很艰难,但是应该还是可以
    继续忍受的。她的胸脯也露出了2根线,赵颖看在眼里明显贴着的跳蛋之类的东
    西,开关被插在了反剪在背后的双臂中间。
      赵颖用满意的眼光看了看手边跪着的年轻女教师,用三根手指把玩着于瑾的
    下巴「小骚货的技术还可以啊,把昨天爷玩你的项目全用在她身上了。有点得爷
    的真传了。」
      「谢女王谬赞。女儿哪敢跟女王相提并论。为女王把贱人收拾好,等待女王
    调教是女儿应该做的。刚才这贱人还不老实,女儿拿出女王给的鞭子,这贱人见
    了吓的魂飞魄散,才乖乖被女儿捆好的。不是女王,女儿哪有这本事收拾了她。」
    这些恭维的话放在平时于瑾是死都不会说的。不过可以看出,现在的她好像很害
    怕赵颖。
      于瑾自觉的开始脱自己的长裙,赵颖却用手轻轻拍了拍于瑾的屁股「你不用
    脱了,今天先不调教你了,你就跪着旁观吧。」
      「是。」于瑾规规矩矩的回答。
      赵颖坐在了校长休息室的床上,随手指了下门口墙角的地方,于瑾忙不迭的
    爬了过去,规规矩矩的跪好。虽然刚才赵颖的话让她如蒙大赦,但是脸上依旧可
    以看到恐惧的表情。
      地上的女人虽然看不到屋子里的情况,但是已经意识到赵颖的到来,甚至也
    感觉到她已经坐在了床上。
      听到赵颖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吓得彻底乱了方寸,不顾全身的束缚奋力挣扎,
    蠕动着身体,本能地想往后退,却完全忘记了自己脖子上被狗圈的连着房顶,就
    这样一动,自己的乳头上连着的绳子,也被牵扯到了,让自己不由得嘶的一声,
    如果不是口里被塞着东西,肯定就惨叫起来,而且这样晃荡了,本来就是勉强忍
    受的屁股,现在已经感觉有东西要冒出来了。
      向上面拔着身体不让里面的东西喷射出来,竭尽全力维护着自己其实已经荡
    然无存的体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