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手转星移】重修版67衔恨的末路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0:47   

                 六十七、衔恨的末路
      远远看到凌云婷一行从发布会现场出来,小年立刻打开后座车门,迎接凌云
    婷和乐静婵。
      「杜小姐不见了!」一上车,小年立刻对忧心忡忡的凌云婷和乐静婵报告着
    他最新的调查结果,「没在二十一楼,没在十五楼,有人说袁显把她带走了,要
    送她……上路……」
      一听「上路」二字,乐静婵立刻蹦了起来,脑袋一下子猛着撞到车顶,「咚」
    的一声响亮之极。好在汽车的内饰足够厚,乐静婵只是头脑一阵晕眩,片刻间就
    没事了。
      「你真的确认清楚了?」凌云婷一边扶着乐静婵,一边颤声问。
      「应该没错!」小年说,「我回去再问一问,看能不能碰到袁显,直接问他!」
    心想自己近期建立起来的那个痴迷杜可秀的形象,可以利用一下。就照直跟袁显
    说自己的鸡巴想念杜可秀的屄了!
      「都怪你!」乐静婵猛地一推凌云婷,哭叫道,「为什么拦着我不让我救人!
    可秀真要被他们害死了,呜呜……」
      「什么事?杜小姐出事了?」走在后面的林昭娴听到乐静婵的叫声,猛地四
    下察看,幸好小年的车子左近并没其他人。想了一想,关上后座车门,打开副驾
    驶室坐了进去。这种情况,还跟凌乐二人挤在后面不太方便。
      「你们都是混蛋!」乐静婵激愤地吼着,「都不让我救可秀!你们都是凶手!」
    不仅眼眶红了,连脖子都红了,青筋暴起。
      林昭娴朝凌云婷暗暗摇一下头,示意她不要出声,轻声对小年说:「开车,
    别再说了。」乐静婵这种激动的情绪怕是一时半刻平静不下来,何况她现在还怪
    罪着她们。此刻与其跟她争论,还不如让她发泄一通再说。
      自从目睹杜可秀被凌虐的惨状后,一直抱着营救希望的乐静婵,已经努力压
    抑了自己太久了。现在接到的却是一个噩耗,早就深知乐静婵性格的凌云婷明白,
    她的乐姐姐确实很难在这个时候冷静下来。
      车子缓缓地开着,小年几乎将他所有的车技,用在将他的汽车既开得最慢,
    又不致太过引人注目上。在车子回到中都大厦之前,必须先平复好乐静婵的心情。
      乐静婵哭着叫着,一会儿怪责凌云婷,一会儿又怪责自己,一会儿又痛骂李
    冠雄。过了十几分钟,林昭娴看她发泄得差不多了,才缓缓说道:「事情其实也
    没有确定,乐小姐你先冷静一下。让小年再去打探清楚吧。」
      「我会的。」小年答。
      「如果可秀已经被他们害死了……」乐静婵红着眼咬着牙说,「拼了这条命,
    我也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拳头紧握着。
      「对不起,乐姐姐……」凌云婷抓住她的拳头,垂头说,「是我们没用,没
    找到救杜小姐的办法……」
      「你不要太冲动,报仇就要打他们的要害!不能乱来。」一听到血债血偿,
    林昭娴也有点担心乐静婵又要鲁莽行事,说,「杜可秀就算牺牲了,也要牺牲得
    有价值!」看到乐静婵没有再甩开凌云婷,知道她没那么激动了。乐静婵看样子
    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林昭娴心想乐静婵就算要乱来,也必须先让她考虑好再
    行动。
      乐静婵若有所思,「嗯」的一声,车厢里陷入了暂时的沉默。
      「对了小年,你知道杨丹是怎么回事吗?」凌云婷忽问。
      「她不是杀了阿根吗?差点给安澜弄死了……」小年也没想到凌云婷不知道
    杨丹的情况,「这几天都在十五楼活受罪呢!就是杜小姐之前一直呆的地方。」
      「她动手杀人了?」凌云婷心一沉,难以置信地问。那么娇滴滴一个小姑娘,
    怎么敢动人杀人?她是怎么被逼到这一步的?阿根是个怎么样的人渣,大家都清
    楚得很。但杨丹自己连袁显他们那么变态的调教都承受下来了,怎么会受不了简
    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阿根?
      「人证物证俱在,她也已经认了。你们都不知道吗?」小年说,「安澜发话
    了,要把她往死里整,我打听杜小姐下落的时候去过一次,可怜的,都不成人形
    了……」
      「是我害了她……」凌云婷垂泪道,「我有机会拉她一把的……」
      「不能怪你!我们那个时候怎么可能信任她?」乐静婵显然明白凌云婷的想
    法。凌云婷当时是有点想相信杨丹的,要不是她乐静婵大力反对,说不定杨丹早
    就已经入伙了。
      「你们都不要怪来怪去了!」小年说,「都不是你们的错……乐小姐,说真
    的,如果她们没有拦着你,你也救不出杜小姐!」
      「我知道……」乐静婵低声说。这些天小年一直在帮她探风,确实是没有下
    手的机会,拍拍凌云婷的手。刚刚是一阵激愤,现在稍为冷静下来,也明白小年
    说的是对的。
      「他们会对杨丹怎么样?」凌云婷一想到杨丹,心中还是很难过。
      「起码暂时不会要她的命吧!杨丹妹妹拿肚子里的孩子要挟安澜。」小年说,
    「不过,安澜恨她入骨,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别想了,你救不了她!」乐静婵明白凌云婷的心思,「可秀我们都没法救,
    这个是安澜的杀弟仇人,更加不可能……希望她能捱到我们扳倒他们的那一天吧!」
    她之前怀疑过杨丹,但现在已经证明是错的,杨丹确实不是李冠雄派来的线人。
    要不是自己强烈反对,说不定凌云婷当时就真的拉了杨丹一把了。想到这儿,乐
    静婵心生愧意,反而主动握紧凌云婷的手。
      「刘律师……」凌云婷对小年说,「刘律师那边有什么进展?」
      「暂时没有……」小年说,「我看得出她已经尽了全力了,任何一点细小的
    线索她都想尽办法去求证。她就在等待出手的时机。」
      「我们要帮她创造时机!」林昭娴转过头向着后座,总结说,「就算创造不
    了,也不能给她添麻烦!」眼睛看看乐静婵,又看看凌云婷,最后停在乐静婵身
    上,似在告诫她千万不可意气用事。
      凌云婷幽怨地的眼光望向车外。马路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傍晚的阳光没
    那么热辣了,照射在城市高楼大厦的玻璃外墙后反射到路面,黄澄澄似是那么温
    暖。但凌云婷的心窝并没有任何暖意,即使在这炎热的七月天。
      她在演艺圈的路越走越顺,但她心内的另一条路,却好象越走越窄。看着同
    样一筹莫展的乐静婵和林昭娴,接下来该怎么办,三个女人一脸茫然。难道她们
    只能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刘家颖律师身上吗?凌云婷告诉自己,必须再考虑一下
    有没有其它的办法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楼上的卢雪媛,现在也做着跟楼下那群「母狗」一样的姿势,双手反撑着身
    体露着阴户,同样含着一根在她喉咙里打着转的肉棒。其实李冠雄的肉棒刚刚抵
    达她的喉咙,远未适应深喉的她已经立即猛咳起来,本就支撑不稳的四肢立即脱
    力,整个人「啪」一声拍到地上。李冠雄也不去管她的姿势了,按着她的脖子,
    肉棒慢悠悠地一下一下轻点着她的嗓子眼。卢雪媛难受之极,口里唔唔闷叫,手
    足乱舞,雪白性感的肉体在地板上扑腾着。
      「不许乱动!」李冠雄抽出肉棒,手掌拍着还在大口喘气的脸蛋,冷冷说道,
    「主人要玩你的喉咙,想想怎么配合!还有,手抱着自己的腿分开,让你女儿把
    你的屄舔湿!他妈的,自己拿着那玩意儿自插了半天还不兴奋?」眼光一扫芊儿。
    正伏在卢雪媛身下的芊儿一颤,缓缓抬起头来,看到妈妈双手环抱着双腿分开,
    毛茸茸的阴户就在自己眼前。要在这个坏人面前,帮他侮辱玩弄妈妈?
      可是,不然又能怎么样?总好过象赵楚盈老师她们一样,被更多的男人凌辱
    ……芊儿的舌头长长伸出,对着妈妈颤颤发抖的阴唇,轻轻点了下去,卢雪媛立
    刻呜咽一声,屁股向上一挺……
      李冠雄的肉棒又一次进入了,不敢再大幅度乱动的卢雪媛只能竭力放松喉咙,
    他的肉棒已经完全进入自己的口腔,深入自己的食道。男人的卵袋轻刮着自己的
    鼻梁,卢雪媛瞪大着眼睛苦苦忍受,可在她的眼前,只是男人乌黑的屁眼。
      胯下女人的身体开始剧烈地抽搐,她的手指和脚趾就象抽筋般地挺得极直,
    她的喉咙正急促地蠕动着,温暖湿润,给予冲到最深处的龟头十分愉快的享受。
    那是大嫂的喉咙!李冠雄笑眯眯地看着趴在母亲胯下给亲生母亲舔着阴户的芊儿,
    光洁的屁股正轻轻摇动,那窈窕的体态,晶莹剔透的肌肤,简直比较二十年前她
    的母亲更加完美!李冠雄闷哼一声,肉棒猛的拔出,揪着芊儿的头发便扯。
      正心酸地舔着母亲阴户的芊儿猝不及防,惊叫一声,身体被扳过一百八十度,
    下体跨到卢雪媛身上,母女俩69式相对,芊儿屁股就在她母亲的脸上方,朝向
    李冠雄。
      「继续舔!」李冠雄一拍芊儿的屁股,看到慌乱的女孩又一次将头埋到母亲
    胯下,肉棒就在卢雪媛的眼皮底下,顶到芊儿粉嫩的肉缝上,直直插入。
      「喔……」芊儿扬头尖叫,可屁股又被狠狠拍了几下,脖子被按下,乖乖地
    一边挨操,一边将舌头继续在母亲的阴唇上撩拨。
      这不是卢雪媛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女儿阴户被插入的情景,但带给她捶心的疼
    痛仍然没有消减多少。粗黑的肉棒在她的眼前,一下下地抽插着女儿青涩的肉洞,
    不停地提醒着她,女儿已经被污辱了,被她的亲生父亲奸污了!
      肉棒猛地拔出,点着她的嘴唇。卢雪媛呜咽着含了进去,满口都是女儿阴户
    的味道。
      李冠雄的肉棒玩一下妈妈的小嘴,捅一下女儿的阴户。过一会,转到芊儿脸
    前,插到她的口里让她也尝尝自己的味道,也在她的眼前,凶猛地用刚刚奸淫过
    她的肉棒,凶猛地插入她妈妈的阴户里。
      「呜呜呜……」卢雪媛含糊不清地乱叫着,按照他的命令,努力抬头舔着女
    儿刚刚被强奸过的阴户。
      李冠雄兴奋得快要爆炸了,同时奸淫着母女俩,带给他的征服感,就象是同
    时占有这个完美女人的现在和过去。
      不仅现在的卢雪媛是我的,全部都是我的!连她二十年前的肉体,也完全是
    我的!李冠雄的肉棒这一次深深捅入芊儿的喉咙,茂密的阴毛在她的脸上乱擦着,
    似乎还进入她的鼻孔。芊儿涨红的小脸眼泪横飙,无力地推着他的肚子。
      李冠雄这次没有计较她这轻微的「反抗」,肉棒乱捅一阵,猛的抽出,按着
    卢雪媛的膝弯,让她的屁股往上翘着更高,肉棒对着她正被女儿口水滴过的肛门,
    便即插入。
      「喔!」卢雪媛身体一震,屁股一抖,肉棒冷不防滑出。
      「啪啪啪!」李冠雄连续猛扇着她的屁股,雪白的臀肉上留下红色的掌痕,
    打得卢雪媛呀呀大叫,屁股乱扭。「把你妈的屁股掰开,我要操你妈的屁眼!」
    他对着还在狂咳中的芊儿喝道。
      芊儿衔着泪花,双手轻按着妈妈的屁股肉。妈妈的屁眼正紧张地蠕动不停,
    芊儿啜泣着,看着李冠雄的肉棒再一次顶开妈妈的菊花口,缓缓插了进去。
      「屁眼被袁显干过了对吧?」李冠雄肉棒进入一半,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
    「贱货!」心中那团莫名其妙的怒火又再上升,肉棒插得更是用力。听到卢雪媛
    疼痛的尖叫不停,李冠雄毫不理会按着芊儿的脑袋,让她继续舔她正被肛奸着的
    妈妈的阴户。
      李冠雄现在最满意的一点,是卢雪媛虽然吃疼,但抱着自己大腿分开的姿势
    始终没有改变,在他面前驯服地展示母狗的特质。在她和她的女儿面前,他要充
    分享受主宰的角色,要主宰她们的一切!
      卢雪媛的屁眼夹得好紧,还没被充分开发过的肛洞剧烈地抽搐着,被肛奸的
    女人用断断续续的痛叫声持续刺激着李冠雄兴奋的神经线。她还努力扬着头,将
    嘴唇完全盖到女儿阴户上,从芊儿圆溜溜的屁股上方露出一对幽怨的漂亮眼睛,
    正怯怯地看着他。李冠雄朝卢雪媛扬眉一笑,揪着芊儿的头发,拉抑她的脑袋,
    肉棒「卟」一声抽出,捅入正准备咧嘴叫痛的女孩口里。
      楼下的房间里,已经开始进入淫乱的轮奸环节,楼上的李冠雄也即将到达爆
    发的终点。
      这个自己日思夜想了好多年的女人,阴穴和肛穴正在自己眼前绽放,被自己
    轮番抽插着,任意采摘。这个女人,永远都将是自己胯下的性奴隶!李冠雄含笑
    注视着卢雪媛的泪眼,肉棒在她的阴户里加速冲刺着,她的额头紧紧皱成一团,
    她的嘴巴离开了女儿的阴户,从口里发出急促的呻吟……太漂亮了!
      李冠雄闷哼一声,肉棒顶入她的肉洞最深处,让自己的精华深深钻入她的体
    内,留下自己永久的烙印。
      卢雪媛脑袋终于可以枕到地毯上了,赤裸的肉体还在上下起伏,大口大口地
    喘着气。而刚刚奸淫了她的男人,已经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正按着女儿的脑袋,
    将沾满男女各种分泌物的阳具塞在她的嘴里。
      「起来!」李冠雄说,「母狗被操后该怎么做?美美没教你吗?怎么可以让
    别人替你做?」
      卢雪媛缓缓爬起来,凑到女儿身旁,母女俩默默对看一眼,芊儿从口中吐出
    阳具,将位置让给妈妈。
      李冠雄微笑着,又将芊儿搂到怀里,膝弯盘到卢雪媛的脖子上,已经萎缩下
    来的阳具完全进入她的口腔。头部根本无法动弹的卢雪媛只能空自含着,木然地
    一下一下轻轻吸吮,可是现在,满嘴都是女儿的口水味道,本该由她舔干净的东
    西,此刻怕是已经到了女儿的肚子里。
      「乖乖地,我就疼你!」听到李冠雄这么说,卢雪媛勉力抬起眼,可是他的
    脸却是朝着芊儿,双手还意犹未尽地在芊儿青嫩的肌肤地摸索着,从胸前摸到后
    背、从大腿摸到发梢,根本没有理会芊儿那狼狈的母亲。对于这个曾经企图谋杀
    他的小美女,刚刚被强奸时还十分倔强,可现在已经变成似乎很乖巧的小猫咪样
    子,李冠雄对自己的调教手段非常满意。
      芊儿将身子都倚靠到他的怀里,听话地用她的纤纤玉手帮他抓着痒。眼角无
    奈地看了一下都快喘不过气来的母亲,鼻子一搐,扭头将脸藏到李冠雄胸前。
      李冠雄的欲望得到了发泄,而楼下却刚刚进入了高潮。男人的喘气声、女人
    的尖叫声,混杂着各种呻吟声,听得卢雪媛心惊胆战。现在,她屈着身子趴在李
    冠雄的脚边,双肘着地,屁股翘起腰部下压,胸部上抬仰着头,让自己身材曲线
    中那凹下去的腰背,充当他搁脚凳。
      李冠雄一边抱着她的女儿亵玩,一边用脚底故意磨着她的后背,欣赏她又疼
    又痒的颤抖和惊叫。她上身挺直,晃动的双乳从这个侧面角度看,隆起的半球体
    虽然轻轻抖着,却并没有下垂迹象,中间那一点桃红的蓓蕾似在迎风飘曳,简直
    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李冠雄手掌捂着芊儿的乳房轻揉着,少女娇乳的形状跟她
    的妈妈太象了,虽然隆起的高度稍低一点,但坚实弹手,将来在自己的爱抚下,
    也许会长得比她妈妈更完美。李冠雄用手拨着芊儿的乳房左右摇晃,满意地感受
    着乳肉弹跳的触感。
      「本来今天的节目,是没准备你这两个表姐妹的。」李冠雄眼睛看看下面,
    高氏姐妹正在年轻的肉棒狂插下高声叫着春,笑道,「不过考虑到你对亲人的思
    念,专门换掉另一对年轻的姐妹,让你看看你的姐妹们是怎么做标准的母狗的!」
      卢雪媛失色的眼神幽幽向下一望,她的表姐妹正面对面跪趴着搂在一起亲嘴,
    屁股后面各有一个兴奋的少年疯狂地操着她们的肉洞。她们一边亲嘴一边大声哼
    唧着,垂在身下的乳房甩来甩去,正被另一个少年猫在她们身下拍来推去。
      赵楚盈母女身边仍然围绕着最多的人,看样子她们俩都被双通了,身下躺着
    一个少年,身上还压着另一个,母女俩的脸还都被按在第三个人的胯下,腮帮子
    鼓鼓的,身体上下还布满着兴奋的手掌,胸前腹部、后背翘臀……雪白的肌肤已
    经被搓出红红的指痕。
      朱小蕾的奶水似乎已经被挤干了,她的一对巨乳软趴趴地随着身体的摇动晃
    荡着,两团乳肉已经被抓得通红,葡萄大的两只乳头仍然被不甘心的少年揪着乱
    扯,一边被奸淫还一边吃疼地乱叫,但却再也没有奶水滴出了。
      「这个奶妈的屄没有你二姐紧,可是真的好滑呀!」小炎肉棒从朱小蕾阴户
    里滑出,对小麋鹿说,「来,到你了!」默不作声的小麋鹿马上接替了他的位子,
    处男的肉棒第一次进入真实女人的阴道里。
      朱小蕾反射般地又是呻吟一声,肥大雪白的屁股轻轻一摇。但小麋鹿的眼光
    却没多理会她这性感的肉体,悄悄射向旁边。那儿,他的两位姐姐也象这个女人
    一样,肉洞里冲刺着跟他一样年轻而缺乏经验的肉棒。
      陆韵洁躺在地上,自觉将双腿分开成直线,迎接着年轻肉棒的抽插。她双手
    紧紧按着垂在自己脸上晃荡的姐姐双乳,嘴唇轮流吸吮着两只乳头。而陆韵清反
    向跪趴在妹妹身上被奸淫,同样将头埋在陆韵洁的胸前,吸吮着妹妹的乳头。姐
    妹俩仿佛忘记了她们的亲弟弟就在旁边,在男人肉棒的的狂乱中抖动着性感的肉
    体,忘情地淫叫着。
      「你大姐和二姐都很骚,你不想去操一下试试?」小炎还在小麋鹿耳旁聒噪。
      「我……喔!」小麋鹿一听,身体猛的一抖,眼光仍然不舍地望着两位姐姐,
    身为童子鸡的第一泡精液,在肉棒进入朱小蕾阴户里不到两分钟,就把持不住了。
      「缓一缓,再来一炮!」袁显拍拍正喘着气从朱小蕾身上离开的小麋鹿肩头,
    指指他两个正被奸得失神的姐姐,「看得出你很想上她们。男子汉大丈夫,想干
    就干,别象个娘们一样遮遮掩掩的,多丢人!」
      「我……」小麋鹿眼睛眨巴几下,吞一下口水,眼光又转到两位姐姐身上。
    那两具在自己同学奸淫下迷失的赤裸女体,在他的眼中,正散发出不可抵挡的情
    欲味道,侵蚀着他的脑袋。她们从小就让他敬畏而又亲切的面容,现在粉脸绽红
    的迷乱模样,看得小麋鹿心头砰砰直跳,一股不可阻挡的罪恶感正在他的血液中
    跳跃。
      「老母狗,帮这童子鸡一下!」袁显将小麋鹿的身体往张碧楼那边一推,揪
    着张碧楼的脑袋凑向刚刚在她女儿身体射过精的阳具,「别看人家年纪小,可是
    志气大!一会陆韵清陆韵洁两姐妹,保证给这哥们操得欲仙欲死,信不信?」
      张碧楼顺从地含住小麋鹿的家伙,嘴巴舌头又吸又舔,手指还在他的会阴到
    肛门处轻撩。年轻气盛的少年如何是这色欲老手的对手,何况旁边还有让他热血
    沸腾的场面不停刺激,以及袁显得意介绍他当年是如何先后奸淫他的两位姐姐并
    将她们驯服成母狗的过程。没片刻,小麋鹿便重新振作了,尤其当听到「你大姐
    和二姐第一次给我开苞时的模样真是一模一样,都一边叫喊着一边乱蹦,老子捅
    没两下就尿了一身……」时,身体还猛的一抖,似乎是想象到了那个画面。
      袁显笑咪咪地等着看好戏,眼角不觉意地瞥一眼柱子边的摄像头。看着小麋
    鹿急喘着气,扶着高翘着肉棒压到她二姐陆韵洁身体上时,他知道,这三姐弟的
    命运,已经更加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
      被操得迷迷糊糊的陆韵洁,忽然看清面前的少年,正是自己疼爱了十几年的
    亲弟弟时,哀怨地惊叫一声,无力的手臂推着弟弟的胸膛:「你……你别……你
    不行……」。但她一时无法合拢的双腿,如何抵挡得了眼睛已经血红的少年人?
    陆韵洁双手被袁显抓住扯到头顶,企图合上的腿已经来不及了,充满罪恶感的兴
    奋肉棒,笔直地撞入亲姐姐的阴户里。
      「啊……」被轮奸了半个多小时的陆韵洁,终于发出了一声今天最响亮的尖
    叫声。而沉浸在性欲中肌肤绽出浅浅粉红色的陆韵清,也流下了好久没有流过的
    泪水,呆呆地看着弟弟的肉棒已经深深捅入妹妹的阴道里。她知道,下一个迎接
    乱伦命运的,就是她自己。
      当身上这个男孩在陆韵清体内痛快地射精后,小麋鹿神情激动地看着大姐的
    身体被抬着趴到二姐的身上,她那还在流出自己同学精液的肉洞就在眼前。忽听
    袁显道:「操操你大姐的屄……味道跟你二姐还真不一样喔……」小麋鹿「嗯」
    一声,肉棒从陆韵洁阴户里退出,顶入陆韵清的体内。
      现场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潮,不管是正在玩弄哪个女人的少年,目光都移到兴
    奋得有点癫狂的小麋鹿身上。「哇!好强!」的鼓噪声此起彼伏。
      陆韵清和陆韵洁面对面搂在一起,彼此看着对方无助而空洞的眼神,身体随
    着亲弟弟的肉棒的抽插来回抖动,紧紧贴着的两对乳房压成肉饼厮磨着,耳旁尽
    是亲姐妹的喘气和轻泣声,连围在她们身边的起哄声浪愈加热闹,她们也仿佛感
    受不到了。
      「作孽……作孽啊……」楼上的卢雪媛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喃喃轻叫着,对
    李冠雄他们的做派又一次打了个冷战。这个恶人,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强奸了,
    怎么会介意诱惑别人乱伦?他们的伦理道德水平就是这个样子!卢雪媛绝望地再
    一次发现,沦落到他们手里的女人远远不止自己母女、也不止自己的那些姐妹们,
    还有不知道多少的良家妇女正遭受着他们的胁迫奸淫,而她们不管是怎么背景,
    听说这里面还有女警察,却都没有也不敢反抗。
      而自己母女无依无靠,就算死了都未必有人知道,除了认命还能怎么样呢?
      李冠雄的一条腿架到卢雪媛的肩头,脚底伸到她的脸前,一股淡淡的臭味传
    来。卢雪媛幽幽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大概就是自己刚刚说了「作孽」的惩罚吧?
    乖乖伸出舌头,在他的脚底舔着吻着。此刻她心里唯一的小小安慰,就是她的女
    儿芊儿,虽然惨遭强暴,但并没有象她自己这样被作践,还被他搂在怀里,正用
    她温柔的粉拳,替这个正侮辱着妈妈的恶人捶着腿。
      「他说过会疼爱她的……」卢雪媛心里抱着残存的期望,「他说过会将芊儿
    当成情人对待,希望不会对她太坏吧?」
      「只要他对芊儿好一点,他再怎么羞辱我,我都忍!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
    呢?」卢雪媛暗暗下着决心,遵照着美美曾经教过的,一根一根吸吮起李冠雄的
    脚趾来。
      「真想让姓高的两只母狗来看看你这贱样呀……」李冠雄咪着眼对卢雪媛说,
    「一会儿叫她们上来舔你的屄怎么样?」
      卢雪媛身体微微一颤,低哼一声,垂着头认真地吸吮着他的脚趾。无论是看
    姐妹们的丑样,还是让姐妹们看自己的丑样,她心内都无比的抗拒。但是,她却
    连稍微表现出一点反对的意思都不敢。
      看着卢雪媛含羞的样子,李冠雄哈哈大笑。在她的姐妹们面前凌辱卢雪媛,
    想想就很刺激。只是,再过一会他要去拜会几个政府官员,恐怕没时间再搞一出
    大戏了。示意卢雪媛张嘴伸舌,两根大脚趾一齐塞入卢雪媛的唇间,向两旁撑开,
    喝令她跪直保持住这个狼狈的姿势,才将脚趾拿开,拍拍她的脸,捏着她的舌头
    拉出她的口腔。
      李冠雄没有在她们母女身上继续发泄,这段日子他也感觉有点透支了。又坐
    了一会,先行离开。只留下卢雪媛母女泪眼相对,母女俩的阴户和肛门都塞着跳
    蛋,让芊儿也摆出她母亲一般的耻辱造型,并排跪着面向玻璃墙,继续「学习」
    楼下那些「母狗」们的表演。
      乱交大会从中午持续到天黑,这帮年轻的男孩正是精力最充沛的时候,何况
    现场酒水点心还无限量供应。每个人累了就休息一下补充能量,最后都听从了袁
    显的介绍,品尝了不同年龄女人的滋味,每人至少都射了三四次。
      赵楚盈母女是最受欢迎的,她们的阴户里一直没有空闲过,她们的唇舌吮吸
    过在场所有人的肉棒。所有的男孩都轮奸过她们,超过一半的人或从老师妈妈或
    从同学女儿的后庭里尝试了人生第一次肛交。郭渝灵中途甚至昏迷了两次,但最
    终都被没有停歇的奸淫再次弄醒。
      陆氏姐妹在经历了心痛的乱伦之后,心如死灰,连持续的轮奸也没有让她们
    再次淫叫起来。不料即使如此,她们仍然意外引燃了这帮少年的另一个兴奋点。
    不仅仅是因为她们相对年轻,而是因为她们是同学的姐姐——在同学面前操他的
    亲姐姐,让这帮小家伙格外的兴奋。小麋鹿即使后来在奸淫别的女人时,也不断
    地被自己的同学提醒,他正在插自己姐姐的屄……
      作为故意叫来凌辱给卢雪媛母女看的高氏姐妹,被袁显刻意安排了最低贱的
    工作:挨个舔肛门,不仅仅是男人的,也包括女人的。几乎所有射在女人屁眼的
    精液,都全部被高仪芳和高仪晴当众吸出吞下。她们一边被奸淫着,一边牵着满
    场爬,袁显美其名说是锻炼男孩的「移动性交能力」,但折腾的却是这两个当了
    近十年性交玩具的姐妹俩。每一个少年都体验过一边干着一个女人的肉洞,一边
    被别的女人舔屁眼的快感。
      对他们来说,最难得的,是征服女人的快感。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
    也可以肆意地操控着女人的肉体,来满足自己的淫欲,即使那是对自己颐指气使
    的女老师,或者平时令人望而生畏的女警察。
      到了最后,精神和体力最好的,居然是年龄最大的警察阿姨张碧楼,她姿色
    本就稍逊一筹,身材也开始有点变形,吸引力全场最弱。以致于她经常还有间隙
    去挑逗奸淫着女儿朱小蕾的男孩,减轻女儿的压力。连小麋鹿都嫌弃地说,这个
    警察阿姨是全场最不要脸的,比那两个全场舔屁眼的美女阿姨更贱。
      但朱小蕾可一点也不嫌弃她的妈妈,当张碧楼的脸出现在她眼前时,朱小蕾
    搂着她的脖子,用力地吮吸着妈妈那根刚刚沾满了男人精液的舌头,一边动情地
    呻吟着,一边摇着屁股夹着阴户的年轻肉棒,阴道里涌出的如泉爱液已经喷了好
    几次。
      楼上的卢雪媛和芊儿母女俩已经跪到双腿酸软了,可只要她们摆的那个姿势
    稍为松弛一下,阴道和肛门的跳蛋便开始突突乱跳起来。她们知道自己的样子也
    一直被监控着,她们只希望,监控着她们耻辱裸体的,不是其他恶心的男人,最
    好……最好是已经把她们母女身体都玩透的美美……
      「只要好好跟着我做事,更漂亮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袁显得意地看着满
    地上横七竖八满身精液的赤裸女体,拍手说。于是,少年们当即发出兴奋的欢呼
    声。从今天起,他们都从青涩的男孩,变成经验丰富的花丛老手了!
      「那个……袁哥,我想问一下,在学校可以随便操这两只母狗吗?」小炎盯
    着赵楚盈和郭渝灵母女,手指爱不释手地弹着赵楚盈的乳头,代表同学们发问。
      「也不是不可以……」袁显故作神秘说,「只不过,要先经过我的同意。你
    要是他妈的乱搞,把事情搞大了怎么办?好好做,什么时候要奖赏你了,你就可
    以提出来,我就会叫这两只母狗配合你。没我同意不许乱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可秀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胸前一下一下的起伏,告诉男人们她还活着。
      被连续地轮奸折磨已经十几天了,曾经青春靓丽的身体现在就象生长在垃圾
    堆一样,又烂又臭。曾经引以为傲的身材现在到处还是伤痕,几乎每时每刻都被
    各种污秽的东西覆盖。这些天,她几乎没怎么吃过东西,只是时不时被捏着鼻子
    灌进一些米浆和牛奶——混杂了男人们大量的精液。她连绝食的权利也没有,她
    的身体乃至生命,只取决于这些恶魔淫乐她肉体的兴趣。
      从昨天起,就没有将她绑去当人肉门禁了,只是将她绑在这间之前没来过、
    不知道还在不在中都大厦的暗室里,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是什么命运。
      「死了没?」耳旁响起的是袁显的声音。
      「十分钟前才操过,屄里面还会动,里面还是热的,保证还没死。」旁边的
    小混混笑道。
      「袁哥没让她死,她哪死得了?屄还没操烂呢。」另一个小混混笑道。
      杜可秀缓缓地抬起头来,空洞的眼神望向走近她的恶魔。她双手反捆在身后
    高高吊起,分开的两只脚踝被铁链锁在地上,只能弯着上身翘着屁股,站在那儿
    等待着男人们随时的奸淫。她身上现在倒是挺干净的,显然不久前才被冲洗过,
    没有了陪伴了她好多天的腥臭味。只是浑身的伤痕格外醒目,一条条血痕遍布她
    曾经雪白光滑的胴体。那一身被精心保养得晶莹剔透的肌肤,现在即使没有伤疤
    的地方,也早就失去了往日的光泽。
      袁显的手掌摸到她垂着的乳房,握住揉了一揉,说道:「奶子还挺结实,还
    没给捏爆啊?你们真是怜香惜玉……」手上一使劲,五指深深陷入乳肉。杜可秀
    「呀」一声轻叫,抬头瞪着袁显,眼里射出愤怒的光芒。
      「手感真不错,弹溜弹溜的。」袁显又用力搓着杜可秀的乳房,对手下说,
    「这贱货你们玩腻了没有?看起来还挺耐操的呀,再这么玩个十天半个月,估计
    也操不死。」
      「这贱货要是老实了,凭这长相和身材,去夜总会也能当个头牌呀……可惜
    到现在还象只疯狗一样。」手下拍拍杜可秀的屁股说。
      「是象条母狗吧?哈哈!」袁显松开杜可秀的乳房,揪着她的头发,拍拍她
    的脸蛋,跟她布满红丝的眼睛对视着。
      「你一定不得好死……」杜可秀鼻子一抽,苍白的双唇颤抖着,嘶哑着声音
    说。
      「有意思!」袁显呵呵笑着,手掌顺着她的头发,抹过她满是鞭痕的后背,
    来到她的屁股,「老子今天就是来再操一操这婊子的屁眼的,操完就送她上路啦!
    怎么样?屁眼没被操烂吧?」
      「没有!你看,还在一缩一缩的呢……」
      身后的袁显和他的手下正研究着她的肛门,可杜可秀心中如堕冰窖。「上路」?
    是要杀了我吗?这个恶魔,是准备在杀死我之前,再污辱我一次吗?浑圆的屁股
    被几只手掌乱摸着,还向两边掰开,暴露在他们目光下的肛门正紧张地收缩着,
    被袁显的手指伸进去一碰,立即将手指紧紧咬住,而男人们也随即发出一阵哄笑
    声。
      「屁眼还挺有劲的!」袁显两根手指继续往里面挖着,这些日子来已经被肛
    奸了无数次的肛门,虽然还在拼命收缩着,但却也阻挡不了男人的手指进一步的
    深入了。
      「我还真舍不得这屁眼哩!」袁显两根手指都已经进入了两个指节,屈起来
    勾着杜可秀肛门里面的肉壁,一边拉脱自己的裤子,挺着肉棒对着杜可秀的阴户,
    便即缓缓插入。
      「呜……」杜可秀蹬着腿,发出一声悲鸣。这些日子里,她已经习惯了阴户
    里的充实感觉,但现在,她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袁显的肉棒缓缓地抽送
    着,杜可秀轻泣着闭上泪眼,尽力放空着头脑,迎接着生平可能的最后一次性交。
      但袁显的肉棒并没有在她的阴户中停留过久,丢下一句「最近给操得有点松
    了」,转而插入她的肛门中。
      杜可秀又是「嗯」的一声,早已虚弱无力的双腿一软,刚要屈下,胯部便被
    袁显扶住,肉棒顺畅地一枪到底,小腹「啪」一声贴上杜可秀被打得红肿的屁股。
      「也有点松了……」袁显拍着杜可秀的屁股说,「不象第一次给她爆菊时那
    么刺激啦!」话里嫌弃,但肉棒却是毫不嫌弃,一下一下凶猛地在杜可秀的肛门
    里冲撞,一点也没有停歇。
      杜可秀皱着眉头,随着他的撞击,「嗯嗯嗯」一声声轻叫。四周又围上来几
    个男人,听说这美女要被送「上路」了,惋惜地上来再玩一次。
      杜可秀的脸被扯着头发仰起,苍白的脸蛋被轻轻地抚摸着、围观着,垂在身
    下的一对乳房,分别被两个人左右握住揉搓起来。他们的动作不象以前那样粗鲁,
    好似要在她「上路」之前,仔细享用、体味着这个美女身体的温柔和美好,用这
    种方式向这个服务了他们十几天的这个性玩具道别。
      但杜可秀感到的,只是莫名的诡异。这是不正常的!在「上路」的恐惧笼罩
    下的杜可秀,胸中不由透出一股刺骨的寒意。插在她肛门中正奋力冲刺着的那根
    肉棒,此刻就似是一把尖刀般的,正在剖开她的血肉,将她撕成碎片。杜可秀大
    口地呼吸着,全身不由一阵战栗,死亡的阴影已经将她覆盖。
      就要离别这种被禁锢轮奸的日子了吗?杜可秀脑中嗡嗡响。这样耻辱的日子,
    真是生不如死!或许自己就快死了吧?那样,就解脱了!想明白这点,她的心里
    反而放松下来,冷冷地扫视着这群污辱着她的混蛋。如果可以变成厉鬼,她要记
    住他们丑恶的嘴脸,将来一一找他们算账!
      袁显的肛奸一结束,新一轮的轮奸随即开始。杜可秀看不到一丝血色的脸蛋
    和嘴唇,一直盯着袁显微微搐动着,她曾经明亮的眼睛里流下两行清泪,随着被
    奸淫着的身体的抖动,被震到腮边。她的眼神似是呆滞,又似在喷火,她好象已
    绝望心死,却又仿佛在努力试图抓住些什么……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