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偷窥小说2

    发布时间:2020-06-17 00:02:12   

    偷窥的日子已经远去,常常能让我想起美好的窥事也就那么几件,我就说说 现在想起来还让自己心潮起伏的某一次,那是94年的某一天,我的窥厕的感觉 又上来了,急的找个厕所解决问题,把我的根据地巡视了一遍,窥了上百个女人, 但让我把自己的精华为她喷涌而出的没有一个,看的女子里都属于长像较平常的, 没有一个让俺心动的。

    已经下午6点多了,天已经快黑了,我所有的安全椐点已经都溜过了,[ 为 了安全,我在所有的椐点,窥厕一般都不超过30分种,以免让他人感觉行迹可 疑] ,正准备收拾行装打道回府,猛的想起还有一地,适合夜晚窥厕的地,那是 一军工厂的家属院厕所,厕所背靠庄稼地,可从庄稼地向内窥厕,安全性较高, 但白天有农民伺弄庄稼,无法偷窥,只能等到夜晚才可以窥厕。

    我鼓起精神,为了得到释放,又朝着军工厂厕所前进,不一会,到了军工厂 家属院墙外野地,看到农民都已收工了,地里一片空旷,十分寂静,我提提神, 走向厕所所对着的那块地,那块地里有几个坟头,一般我不愿意到这里偷窥,因 为本来心中有鬼,窥地靠着坟地,觉的不吉利,怕碰见不祥的事,[ 我还是比较 迷信的] .

    来到厕所墙外,墙上有同道兄弟挖的一个个小洞,从洞孔里望里看,女厕里 灯光刷亮,心中一喜,以前窥时,女厕里一般都较昏暗,这回看来是换了个瓦数 较大的灯泡,照的厕所里明晃晃的,看女厕里面一清二楚,厕所里没有声音,厕 所里没有人呢,我蹲下身子,墙底有一同好挖出来的一个大洞,洞是越挖越大了, 高度有快有0。4米了,宽度也有0。2了,挖这样大的洞,迟早要给糊上的, 洞是挖的挺大,但女厕里面有人已用一块石板堵上啦,嘿,这难不倒我,我把手 探进去,拉动石板,拉出一条大约10厘米缝隙,我跪在地上,探头一看,女厕 里4个蹲位,三个蹲位看的清清楚楚。

    另一个因为和石板是一死角,正好无法看到,不过那个蹲位上有一木头坐蹲, 是老太太们用的蹲位,给我钱我也不看。

    7点多钟正是吃饭的时间,还不到方便的时候,8点多钟是上厕所的高峰期, 等把,我静静的在厕外守候,不一会,听到几个老年妇女一边说着,一边朝厕所 这个方向走来,我背靠着墙坐在墙边,头都没低,看老娘们的下身恶心,几个老 娘们进厕所啦,一边拉胍着,一边在找蹲位,我在墙外听她们说话,几个老娘们 闲聊着。

    突然有一个说道‘石板有人拉开了,几个老年妇女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骂 上啦,偷看女人尿尿不要脸了,偷看女人拉屎长鸡眼了,我一声没啃的外面坐着, 她们估计觉的没人吧,也不骂了,一会上完以后,几个人又把石板拉过去,把缝 又给堵上啦,我那个气啊,关你们铞事啊,你们的比贴钱也不看,几个老太太走 后,我又把缝整开,在外面听里面的动静。

    来了几个小姑娘,听说话10来8岁的样子,我也懒的去看,[ 我有个原则, 老不看,幼不看] ,终于听到几个大姑娘,小媳妇的说话声音,进厕所了,我跪 在地上,猫着头看去,几个女的进厕所后,在几个蹲位上宽衣解带,蹲下以后, 我一看,都是普通长像,没啥意思,有拉大便的,有尿尿的,说话声,大小便声, 此起彼伏,我就在此就不一一细说了。

    一会都上完厕所都走了,这一拨人走后,拉帮结队上厕所的就没了,等了一 会,有几个单独上厕所的,看了看她们的长像,都属于一般,也没仔细看她们, 草草的看了看,女人的逼啊;看的多了以后觉的就没味道了,主要还是逼和脸结 合的看,这样才能兴奋,我正郁闷,无聊,看了看表也9点多了,回吧,倒霉的 一天,这时,一阵清脆的高跟皮鞋声,滴噶‘滴噶的向女厕走来,我心里一动, 忙跪在地上,向里窥视,随着高跟鞋声,走进厕所了,走向蹲口,我在向上帝祈 祷着,蹲到正对着洞口的蹲口吧。

    哈哈,女的走向正对着石板的蹲口,我目不转睛盯着她的腿,只见那女的腿 已到蹲口,一转身,两腿一分,叉立在蹲口上,女的穿的裤子是名牌牛仔裤,上 身穿的是丝绒紧身罩衫,两个傲然挺立的乳房,呼之欲出,再往上看,看到了一 张美丽动人的脸,皮肤圆滑细嫩,看着她我想起一明星,如日中天的王祖贤,和 王祖贤就和姐妹似的,不过看着她比王祖贤更有熟女的味道,一脸的妩媚。

    我的小弟弟犹如中电似的嘣的挺了起来,美丽妇人纤纤玉手伸到腰间,解开 了裤带,玉手攀住两边裤襟,往下一扒,就像给鸭犁削皮似的,妇人就势一蹲, 一个雪白圆润的光溜溜的大屁股展现在我的面前,一股激流从妇人的臀股间喷涌 而出,好像尿的太急了,尿声里带着吹口哨的音符似的,尿液冲打着蹲坑坑壁。

    因是11月份吧,天气已经有点冷了,坑里腾起一团尿汽,一股尿臊气扑鼻 而来,我大口大口呼吸着妇人的尿气,稳住神,再看妇人的股间,因洞正对着女 人正面,妇人的正面我一看无遗,妇人两腿叉蹲在蹲口,雪白的两腿之间一团乌 黑的阴毛呈到三角型向下延伸,越过两片阴唇一直到女人的肛门,肛门上围绕着 一团阴毛,不过不如前面杂乱,女人的阴唇有些发紫,阴唇向两边稍微分开,阴 唇还一张一缩的,可看到尿道和阴道口,里面有点粉红,不是看的很清楚,尿渐 渐稀稀拉拉起来,女人的阴毛上挂着尿珠,浑圆的股上有尿喷洒的尿痕,妇人颠 了颠屁股,像是要把尿甩干净,妇人的屁眼,一鼓一鼓的向外涌动,女人要上大 号。

    我抬头向上看去,女人抿着嘴,正在用力憋着气,我又向下看去,只见肛门 馒馒张开,一点点屎正往外出头,只听妇人摁的一声,一截粗大的大便把妇人的 屁眼撑的好大,一点点向外挤压,我朝上一看,女的两手搭在一起,很用劲样子, 眼睛漫无目的的张望着,她往下一瞅,猛然一惊,妇人打了个哆嗦,女人看到我 了,我一缩头,但又一想,如此美景,岂可错过,我一横心,又低下头向里看去, 只见妇人的屎把把又全缩回去了,我朝上看,女人正在看着石板缝隙,正好与我 对视着。我毫不在乎的看着妇人,妇人收回眼神,,欲势站起来,犹豫了一下, 又不动了,猛然说了一声“你在干什么。你是谁”我差点笑出声来。

    我那时想,我是谁,能告你啊,我那时也胆大起来,回应了一声:“看你的 逼贝”,妇人不吭气了,我说的同时,看着她的脸,女人一脸盲然,这时女厕来 了一上厕所的,我缩回身子,只听到上厕所的那女子与妇人打着招呼,妇人回应 着那女人,那女子撒着尿一边与妇人说到,现在的流氓越来越胆大了,把厕所都 快挖通了,上回碰到一流氓偷看,吓的她尿都没尿完就回去了,妇人应道“是啊, 的向单位反映。

    吓的人晚上不敢来厕所了,要上也的结伴上厕所,要不的让男人陪着来“女 的尿完说;先走了啊,女的说完走了,我又伏下身子,向里看去,只见妇人的屁 股之间,垂下一截黑呼呼的硬屎厥子,正在往外挤压,我又看那女人的脸,女的 不看我这里了,看着前面,我想;女的刚才没说有人偷看,估计怕别人笑话,没 敢吭气,我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以后不在这里偷窥了,我伸进手去,扣住石 板用力一拉,把石板一下全拉开了,我朝里看去,女的想提裤子,可拉的那屎还 在股间,动了动身子,又不动了。

    嘴里小声骂着“不要脸,回去看你妈的去”,我没吭气,我肆无忌惮的看着 妇人,脑袋快伸进女厕了,美丽妇人蹲着在蹲口上来回挪动,股间的那屎厥子来 回抖动着,我小声说了句,:别动了,你动我就看不见了,妇人听见我说话,不 动了,低下头看着我,我仰着头看着她,我和妇人对视着,妇人的脸红红的,一 会青,一会白,我低下头又看她腿间,那截屎已经挤出来了,扑通一声掉坑里去 了,接着屁眼里又涌出一截黄屎,一股屎臭散发开来,我张开嘴,用鼻子呼吸着, 妇人看着我惊讶的张着嘴,我做了个鬼脸,妇人骂了句:真不要脸,变态……

    我接着来了一句,“你真他妈的漂亮,你拉大便也挺优雅,真迷人”。妇人 不搭理我,只是看着我,我看着大便从她的肛门一截截涌出,阴唇口也流出一条 鼻涕似的东西,知道那是白带,妇人右手伸到臀间,用卫生纸搽了搽,我那时很 可能太冲动了,我站起来,解开裤带,扒下裤子,蹲下把阴茎对准大洞口,用手 来回搓动阴茎,嘴里小声叫着“你看到了吗,我的鸡鸡好想插进你的逼里,也许 太激动了把,没有一分钟,我就射了,喷涌而出,精液一下子射的老远,射进女 厕所的地面上。

    我穿好裤子,又扒在洞口,看着妇人,那妇人一脸潮红,我看女厕地面上我 射出的精液离她的蹲口不到一步远,我又看她的下身,女人的屁眼一吮一吮的, 挤出来的大便,也一小条,一小条的的啦,我又抬头看妇人,妇人只是盯着我看,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女的手里揉着卫生纸,我小声问了句,我的鸡巴比你老公 的大吧,女人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和我对视着,我又小声说;我给你搽屁股 吧,女的突然说了一句;你年纪轻青的,干啥不好,偷看女人尿尿,我都能当你 妈了‘,女的说完抬了抬屁股,右手伸到臀间,用卫生纸搽着阴唇,搽着顺着股 间搽肛门,我看着她搽屁股,没有原来的不自然了,也能坦然自若的做着打扫股 间工作,搽完屁股,她站了起来。

    我还是盯着她的股间,她不紧不慢的兜起裤衩。提起裤子,系好裤带,她往 外走去,说了一句,你妈的,看够了吧,我回了声,没有,看你拉屎我看不够, 正好有一女的往厕所走来,女的问她,你和谁说话呢,妇人支吾的应着,没有啊, 我在墙外,偷偷的笑了起来,后来的那女的我看了一眼,裤子也脱了,看到脸是 一长像普通的中年妇女,大失所望,看到阴部黑呼呼乱糟糟的。

    没点看头,我对着女厕喊了一声,你的黑逼我看到了,我看到这个中年妇女 吓的一激灵,手忙脚乱的提起裤子,尿洒了一裤子,急冲冲的跑出女厕,大声的 喊叫着;厕所里有人。我在女厕所墙外,拍了拍身上的土,迅速跑向夜幕深处, 想逮住我这个窥阴者,呵呵,兵工厂的爷们们做梦吧。过了半年多,我又到此处 窥厕的时候,厕所已经拆了,兵工厂家属院平房都拆除了,取而代之是几座拔地 而起的楼房工地,看来兵工厂的女人们再无上厕所怕人偷窥之忧了,兵工厂的女 人们的生殖器也是留在俺记忆深处模糊的印记了。 [ 本帖最后由 centary 于 2010-8-7 17:34 编辑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